栏目导航

news

三码融合是哪三码

主页 > 三码融合是哪三码 >

第89章 才气林家(2更)

发布日期:2020-07-23 21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老太爷直摆手,“往事莫提,老了,如今已是一番新天地,林家避世而居,再不是从前了...”

  “老太爷是胸有丘壑之人,这淮安之地...屈才了,前些日子,偶遇樊大人,樊大人与梅谋提及老太爷,十分想念啊,他说,如今朝堂,翰林之中,能与老太爷相比的,寥寥无几。”

  大家都是明白人,老太爷轻叹一口气,捧着茶盏,似是追忆,“孟之是个念旧之人,不过也是严重了,而今正是万象更新,人才济济,我们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,不提也罢,对了,前几日,从京都回来时,京中可是出了一件大事,也不知现在是何局势,马上开春了,春闱大考,是天下读书人的指望,可耽搁不得啊。”

  “老太爷还是忧天下之人啊,春闱乃国之大事,的确耽搁不得,只是如今,京中发生的,也是国之大事,老太爷一定有所耳闻,既说起了,梅某也想听听老太爷的看法。”

  见老太爷未开口,梅之千笑了笑,“老太爷无需顾虑,不过是两个局外人的闲聊。”

  老太爷听罢也是摇头一笑,“到无所谓顾虑,只是不在朝局,更不在是非之地,很多事,已经看不准了,也只能是闲聊了,一国储君,关乎社稷安稳,动则必乱,只是乱到何种程度,还的看后续局势的发展。”

  “只是如何,老太爷不妨直说,梅某也只当随耳听之。”梅之千摆动衣袖,一副洗耳恭听之态。

  “只是,既已入三司,即便性命无忧,怕也是储位难保。”此话若是在外人面前,老太爷是万万不会说的。

  老太爷一句话,梅之千拱了拱手,“老太爷曾是天子近臣,看事比一般人通透,实不相瞒,梅某也是同样的看法,只是梅某以为,怕是性命都堪忧啊。”

  “这到未必,罢了,时局变化,谁也说不好,只盼着国泰民安才好。”叹了口气,老太爷不欲深谈,点到为止。

  梅之千还想说什么,听的里头一阵热闹,林世同走进来请二位过去,说是都差不多了。

  “走,去看看这些孩子都折腾了些什么,到时候梅先生千万包涵,莫要笑话了。”老太爷正想结束话题,从刚才的只言片语中,已大概知道,京中形式不太妙。

  为政者,为局势所驱,免不了要与一方够上,即便几位皇子,谁也不靠,一心忠君,那也是一种选择,只是,他迟迟未动,便是...不想走这条路啊。

  世上之才,谁不想从一而终,遇那英明之主,施展才华,福泽天下百姓,可惜,自古人才易得,明主难求。

  几位皇子,包括太子,他也是几番考量,几番观察,没想到,又突然发生这么大的事,时局难测啊。

  “走,去看看,说起来,大小姐的功课还没交呢。”梅之千看似随意,可有些东西,那是比较较真的。

  “哦,上次听小五说了,梅先生可别太难为大丫头了,让她跟着先生听听课,不过是让她更明白些道理。”

  也是不辱没了师命,女子,到真无需有太大的才华,真要跟男子一样,满腹诗文才学,怕到时候,心气太高,最后反而害了自己。

  “老太爷这话可就不对了,那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鬼话,也的因人而异,我看贵府的大小姐,非同寻常,保不准,将来有大造化。”

  期初,他的确是有些不太高兴,林家大小姐与太子之间,有何交易或者谋算,他管不住,只是非要扯到他恩师身上,借了他恩师之名,他是怕万一传出去,辱没了恩师一世之名。

  所以,上次他才刻意考了考这大小姐,没想到,这大小姐,与他所想的大有不同,以为会是一位心思深沉的女子,见面之后,颇有几分意外。

  老太爷停了下脚,挑眉看向梅之千,“大丫头能得先生这番夸奖,是大丫头的福气,不知先生给大丫头留了什么功课?”

  说话间,两人已经到了大堂,一群孩子里,老太爷一眼就搜寻到了那个红色的身影,其实不用搜寻,只要她站在那,很难不让人注意到,尽管,她就那么安安静静站在那。

  “哪有你这当叔伯的这么夸他们的,让人笑话了。”老太爷笑骂了四爷一眼,这个儿子,为人处世没坏哪谌荩诒呓腔霞副剩腿缭谝桓被谋呓翘峒父鲎质且桓龅览怼br />

  “好画,这竹子可是画活了,老太爷,您看看。”这几根竹节画的不打眼,可是拿远一点看,很是写意啊。

  一共才四根竹节,却是从竹笋破土而出,到迎风挺立的过程都画了出来,正好对上了诗要表达的意境。

  自古,梅兰竹菊便是形容君子的形象之物,这画,从正面看,是一副竹节变幻生长的过程图,拿远看,却是一位谦谦君子的写意图,妙哉。

  五爷是个懂画之人,梅之千一点拨,立刻看出这画的奥妙来,从老太爷手里直接就把画拿了过去,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。

  梅之千却不这么认为,他到觉得,画意重于画形,就像刚才那副雪松图,就是缺了几分意境,匠气重了些,倒不如这幅君子竹耐人寻味。

  只是,话点到为止,不便多说,毕竟,他不钻营画艺,只是忍不住多看了林宏伟一眼,对他笑着点了点头,算是赞许。

  老太爷将一切看在眼里,也不多说,看来,他对自家的几个孩子,未必如自己想的那般了解啊。

  “多谢梅先生、祖父指点。”林宏伟略有些局促的笑了笑,目光却若有似无的落在五爷身上,这是一个孩子,渴望得到认可的眼神。

  林宏图忙的就从五爷手里要走了,“多谢二哥,宏图喜欢。”其实是大姐姐喜欢,哎,早知道,不行,回头他的让二哥哥教教他画画。

  “小五要学画画,正好,小个人学画无趣,你没事就过来一起学。”五爷今日高兴,两个儿子都被夸了,尤其还是夸他们画画的好。

  “这孩子,你家先生就在这呢。”老太太实在看不下去点醒了一句,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。

  这下换林宏图不好意思的饶头了,拿着画吐了吐舌头往林霜语跟前凑,都是大姐姐让他要画。

  林老太爷将一切看在眼里,默不作声,目光却不经意瞟了一眼林宏图手里的字画,这大丫头让小五讨要这幅字画做什么?莫非是真喜欢?

  林宏正身为长孙,年纪也是最大,看着还算沉稳,只是从三太太出事之后,便很少在他脸上看到什么笑容了。

  是个心思细腻又敏感的人,即便是在林家,也是低头看地的多,看得出,三太太的事,对他影响颇深,毕竟,之前,他有个还算有权势的外家,还有一门不错的亲事,只是一夕之间,好像一切都没了,虽然他爹什么也没说,但他隐约知道,是他娘犯了事,祖父祖母才会如此。

  这孩子,眉宇间,少了几分朝气,缺了几分自信,这林府发生的事,梅之千多少知道一些,不做声,接过字打开看了看。

  是一首词,从字到词牌内容,就如此刻大少爷给人的感觉一样,缺了几分朝气,沉了些,隐约还带了几分幽怨之气。

  “功底不错,只是...大少爷可以写的更好。”梅之千是个读书人,也是个实在人,说的大实话,功底不错是字里行间看得出,是下了苦工的读书人,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,只是,付出了这份努力,他应该可以做的更好些,却因为心境影响了水准,有些可惜。

  老太爷也瞟了一眼,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,只能暗暗叹了口气,“春闱在即,莫要太紧张,难得回来清闲几日,便在家放松一下,没事...便到祖父这来喝杯茶。”

  都是孙子,他并不想偏颇,只是三房的事,这孩子若要怨他,他也无话可说,将来,他会明白的,他也不想因此,毁了这孩子的斗志。

  “是,祖父!”林宏正的心沉了沉,但是听的老太爷最后一句,脸上终于好了些,眼神也亮了些。

  三爷一旁不说话,却是暗暗松了口气,只要爹对这孩子没成见就好,看来,他也有必要好好跟儿子聊聊了。

  “梅先生,爹,也看看小四的,这孩子,从小读书就不如几个哥哥,到还算听话,只求着一年比一年长进就好。”四爷拿着自己儿子的字,乐呵呵的递上。

  四太太气的一脸猪肝色,暗暗瞪了四爷一眼,哪有当爹的这么说自己儿子的,自家儿子哪里不如那几个了?

  “嗯,四少爷的字有几分飘逸,就是功底还的再扎实些。”观字来看,这位四少爷有些沉不住性子,到也未必是个不可调教的,有几分灵性。

  接下来,几个小的也都一一送上了自己的作业,梅之千今日也显得比较有耐心,毕竟是年节,不好扫兴,就当一乐。

  “小五,你的呢?”四少爷林红励目光一转,落到林红图身上,这小子,平日最是讨祖父祖祖母喜欢,因着身体不好,一直自家在院里单独上课,可是梅先生的学生,正好看看学的如何。

  “你小子,躲你大姐姐那干嘛,过来,看看你的。”老太爷也开口了,招了招手,神色立刻和蔼了许多。

  “祖父,先生,我不会画画,做诗词也不如几位哥哥,平日爱看闲书,就引一个书中故事,写了篇文章。”

  梅先生率先接过,自己的学生,字如何,他心知肚明,展开看了看,从头到尾,看的认真,看完,却是一字未评。

  缓缓将纸卷卷起,交到老太爷手中,这孩子也算是用心良苦,小小年纪,难为他,是个通透的好孩子,若是身子...林家后继有人。

  老太爷略有疑惑,点了点头,“你们几个丫头,就让你们祖母考考看。”说完,展开手里的纸卷细细看了起来。

Power by DedeCms